全身只剩30元仍堅持Busking 80後女生追逐音樂夢

181221-01_1024.jpeg

為追夢你可以付出多少?一位80後音樂女生,曾做酒廊歌手的父親因生活迫人無奈放棄音樂,但她長大後卻決意重走這條舊路,冀代父延續這個音樂夢。為夢想她放棄物質生活,最潦倒時甚至全身只剩下30元,但6年來從未言放棄,只為令更多人認識她的音樂,不讓父母失望。

父為糊口養家轉行

陳卓琳(阿Pan)的父親曾經是位音樂人,在餐廳及酒廊做職業歌手,以演唱外語歌曲為主,不過阿Pan指,當時市場主流始終以廣東歌為主,父親卻「很有性格」無意轉型唱本地歌,「外語歌市場小、收入不多,但始終要糊口養家,爸爸最後寧願轉行。」

自小受父薰陶

爸爸為生活被迫放棄音樂,反而令阿Pan更希望「代父」延續音樂夢, 「想證明給別人看,做音樂也可以『搵食』!」。阿Pan自小受父薰陶,接觸到許多經典音樂,小學時年紀輕輕已嚷著「我要做歌手」,在同學開心吃零食時,她寧願將零用錢儲起買唱片,又會趁家人不在家時大聲練歌,音樂幾乎是她生活的全部。

全心全意玩音樂的阿Pan,中五畢業後未有升學,邊做兼職幫補,邊Busking(街頭演唱)賣唱賺錢,最初她只是唱歌,其後上Youtube睇片及跟老師上堂學結他,自此經常揹著結他到處演出。

IMG_9783_600.JPG

全身只剩30元 堅持Busking

賣唱收入微薄,但阿Pan卻樂在其中,她透露,最潦倒時全身只剩下30元,「我住在梅窩,成副身家也不夠搭船來回,但還是去了中環賣唱,幸好最後賺回回程船飛,回想起來也覺好笑。」阿Pan自言在有限條件下追夢,首先要限制自己的物慾,「我平時自己煮食,很長時間沒有買新衫,幾乎將所有收入投放在音樂上。」

不過追夢過程偶爾也會遇到失落,阿Pan曾經試過Busking時沒人聽、被當透明、甚至被騷擾,又試過被途人圍著取笑,「試過有位叔叔向我叫道『點解要喺度乞食』,叫我離開、不要再唱,不被尊重令我最難過。」

做網上直播 向歌手之路邁進

機緣巧合下阿Pan接觸到網上直播,逐漸改於Uplive網上直播平台玩音樂,「Busking與直播是兩種體會,直播感覺同觀眾交流反而多了。」阿Pan漸漸唱出名氣,帶來不少演出機會,早前她更獲邀拍攝網上廣告、上電視音樂節目分享,但阿Pan表示距離成為正式創作歌手的目標,仍有很長路途。

走上音樂路已有6年,阿Pan最感激是父母的支持,「由於有爸爸的經歷,最初以為他們會反對我從這條舊路,但意外地他們無條件支持,著我做自己想做的事。」音樂更令阿Pan與父親走近,「我和爸爸一樣本身都很內斂,但音樂成為我們的共同話題」,阿Pan在其中一次演出中,更邀得爸爸「重出江湖」父女合唱「jam歌」,讓爸爸再次回到音樂世界。阿Pan表示:「現在只是想多點人認識我的音樂,繼續努力做下去,不要讓爸爸和媽媽失望!」

bai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