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陌生人社交到出海直播,“亚创集团”走了一条和陌陌不同的路

1.png

查看原文

社交类产品做直播的,国外有 Facebook、Twitter,国内有陌陌。凭借直播业务,陌陌把2016年初计划要到2017年才实现的财务目标提前达成了,年会给每个员工发了两万五现金,年终奖另计。

社交与直播的共性在于,两者都强交互,而打赏又解决了社交产品普遍的变现难题。2015年底、17被下架时,旗下拥有陌生人社交产品“碰碰”的亚创集团就已经在观察直播市场。联合创始人欧阳云向36氪表示,当时团队判断:做直播确实能赚钱;而更重要的是,直播也应归为社交的一种,在他们看来“实时直播是优于微信、最好的社交媒介”。

不过亚创集团并没有像陌陌一样直接把直播板块嵌在原有应用中。2016年6月,亚创集团发布独立直播 App Uplive,主打海外,前期以台湾、香港及东南亚(越南)地区为主。时间点上略晚于同年3月上线的 Bigo,比 live.me 进入台湾要早。碰碰的海外用户,以及集团旗下游戏业务 FunPepper 为 Uplive 带来了第一波流量。团队称,截至目前 Uplive 注册用户上千万,MAU 200 多万,DAU 几十万。

据36氪观察,2016年下半年,当国内直播赛道趋于饱和、并进入第二轮排位赛后,直播出海的概念开始火热起来。现有玩家中背靠大平台的不在少数,并且多从大中华区切入。举例来说,Bigo 背后股东是国内 PC 秀场霸主 YY,VOOV 是腾讯自己孵化的出海直播项目,最近映客也高调站台投资项目Meme。虽然猎豹旗下 live.me把主战场放在美国,但基于合作伙伴雪豹的关系,在台湾地区免费社交应用排行榜也有前十名的位置。

现阶段看来,各家内容多以颜值、秀场模式为主,大同小异。而东南亚地区起量最快的应属 Bigo,抓住大市场印尼后,现总用户量在数千万量级。参考国内直播战局的态势,基本半年内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就已经产生了,能进入 FinalTable 的 DAU 基本都在 500 万以上。

虽然受制于在线支付未普及、市场破碎化等客观条件,但2017年资本大量涌入后出海直播市场必定会烧到另一个层面,这时流量池不算大的 Uplive 准备如何应对?欧阳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从两个维度来回答,一方面 Up Live 做了半年多时间已经摸索出一套差异化打法,同时公司也做好了2017年的发展规划。

目前,Uplive 落地比较成功的是台湾、香港和越南三个地区。发稿当天产品在 Google Play 台湾免费应用中(台湾安卓机多)排行第 8,接下来的 17 则排在第 14 位。

2.jpg

数据来源:App Annie

欧阳云表示,相比其他直播平台他们在本地化运营上做的更重,重点市场都会组建当地团队,2016年中旬公司就收购了台湾声讯交友平台 MimiCam。考虑到决定秀场内容最重要的元素是“人”,而东南亚地区的网红、主播供给并不像国内那么完善,Uplive 会自营网红经纪业务,完成从主播挖掘到素质养的一系列工作。

“很多人都说带宽是做直播最大的一块成本,但我们看来主播才是花费最多的地方。”欧阳云透露,Uplive 主播的淘汰率很高,他希望从主播质量上形成产品的竞争壁垒。“用户更愿意为优秀主播付费,去年12月 Uplive 营收 400 万美金,今年 1 月 600 万美金,用户 ARPU 值高于其它平台。”

除了自建的网红培育机制,公司原有的游戏基因也为 Uplive 运营提供了不同的思路。此前,Uplive 在产品中上线过一款通过虚拟货币来买卖好友的小游戏,拉高用户活跃度的同时也为创造了一定的收入。与其他直播平台相比,亚创集团内是有一个现成的游戏团队可以即时调用的。

2017年,Uplive 的战略重点放在市场扩张,策略是先抓用户净值高,或基础条件比较成熟的地区,包括中东、日本、印尼等。从集团层面考虑,欧阳云希望游戏、会员服务、打赏等盈利途径合计能贡献 2 亿美金的年收入,而 Uplive 可以占到一半以上。传统的打赏方式之外,欧阳云看好直播内容的广告效益,电商、游戏厂商或本地商家都是潜在收费对象,到时当地团队还需兼备 BD 能力。

团队方面,欧阳云曾是高朋团购的创始人兼 CEO,并担任过腾讯战略副总裁,负责移动产品和增值服务部门产品战略。联合创始人田行智曾在 Zynga China 担任 GM ,就职期间创下全球移动社交游戏前10 名的成绩,田行智之前的项目 XPD Media 被 Zynga 收购。

亚创集团之前共有两轮大融资,累积金额 4000 万美金。资方包括 KPCB、和玉投资、银泰资本、Index Ventures,WhiteStar Capital 及来自去哪网、Facebook、Google、Zynga 的知名天使投资人。

Abby Arterb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