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直播平台负责人:直播行业有门槛 今年将冷静调整

11.png

查看原文

中青在线海南博鳌3月24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林 任明超)直播的“热风”在2016年吹了一整年,今天第一次登上了博鳌亚洲论坛。

今天下午,在博鳌亚洲论坛“直播经济”分论坛上,欢聚时代(YY)CEO 陈洲,映客创始人、CEO奉佑生,腾讯网副总编辑李伦,UP直播CEO 田行智,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一同探讨了直播行业的现状、未来。

虽然并不愿意透露各自的平台在业内的地位,以及相应的用户数量,但几位负责人都谈到:直播经济的门槛其实很高,并不是“男人负责打打杀杀,女人负责貌美如花”那么简单。而2016年是直播行业的“元年”,今年将是直播行业的“调整之年”。

主播只要有颜就有钱?CEO们说不

直播和与其相伴而生的网红主播给不少人留下的印象,似乎是有颜就会有钱。“男人负责打打杀杀,女人负责貌美如花”。对于这个说法,YY直播CEO 陈洲也大胆承认:“在YY这个平台上确实是有一批人挣了钱,而且挣了很多钱。比如我们的平台有的主播一年收入一两千万,有的主播创建自己的工会一年营业额过亿。”

陈洲也提到了一组数据:目前,在YY平台上开展直播业务、平均月收入超过3000元的主播有近10万人。而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2月,中国直播行业内,各大平台上有总计超过40万名“影响力主播”。

对于直播经济,腾讯网副总编辑李伦有过切身感受:“我参加过YY的活动,门口停着的很多劳斯莱斯,让我吓了一跳。”

但这些直播平台的CEO想说的重点显然不止于此。陈洲补充说,如果大家只看到主播赚了很多钱就认为做主播很容易,那就是个很大的误解。

陈洲认为,评判主播的收入不应该用传统的职业评判眼光,因为这是一个新的职业和领域,“如果用综艺眼光和电视电影模式欣赏他们,他们真的不上台面”。陈洲以YY直播为例,很多职业的主播每天会直播6个小时以上,“她们挣到了钱,也很努力,也有过硬功夫。”

映客直播CEO奉佑生则认为,直播经济并不是“貌美如花”就行了,实际上直播是有着很高门槛的事情,所谓的当红直播都是从数千万人中层层筛选、自然竞争产生出来的,他们需要貌美如花,并且要有才华。“直播是需要互动的一件事,需要非常高的情商加智商,要Hold住场下几万的观众并互动,没有一定的情商、智商做不到。”

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也认为,直播经济火爆是因为需要很强的参与感,“很高的门槛,决定了她们(很赚钱的主播)是一个相对比较小众的群体。”他说。

直播市场将冷静 但“直播+”时代才刚开始

事实上,今天下午的这场“直播经济”分论坛还有一位嘉宾因故缺席——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作为关注直播领域的投资人,他曾投资过映客直播、陌陌等平台,但他也曾说过一句“名言”:网红经济没有泡沫,但直播平台99%会死。

作为紫辉创投的被投资方的负责人,奉佑生表示,由于中国很多创业者愿意跟风,看到直播成功就以为这个模式很容易,但没有考虑到直播平台巨大的运营难度。因此,他认为今后规模较小的直播平台没有机会,未来只能走向更垂直的领域;而规模较大、彼此类似的直播平台之间也会整合,或者往差异化方向发展。

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也表示,直播经济发展到去年8月份已经见顶了,市场格局也基本确定。在他看来,直播经济今后的发展方向应该是“直播+”,而不是纯粹地做直播。“比如说教育、医疗、娱乐,各个行业都可以把直播这个优秀的工具应用在自己的业务中,完善业务服务,我认为 直播+ 时代才真正开始。”

对于直播经济的现状和未来,深耕直播领域五六年的YY比较有发言权。回首2016年国内直播市场格局,陈洲感慨这确实是“风口”来临的一年,因为4G覆盖面继续拓广、手机计算能力得以提升、摄像头支持美颜等等因素,都帮助这个原本“孤独”的行业变得热闹起来。

但陈洲也坦言,过去这一年由很多资本力量看到直播的机会就蜂拥而至。“其实大量资本并没有看清楚前路,而是指望通过烧钱的模式冲进直播经济,希望在其中分一杯羹。”因此,从2016年末开始,资本热潮在直播行业陆续退却。陈洲预测,2017年的直播平台将不会继续大战,而是相对冷静的过程,但直播的发展不会停止。

与大多数国内直播平台不一样,田行智创办的UP直播专注于海外市场。根据他的观察,海外的直播市场目前还是一片蓝海,尤其是东南亚、西亚等地区,当地很少有直播平台能满足用户参与互动的需求。

田行智认为,国内的直播平台太多了,今后可能会分化,也可能有很多直播平台会选择走出国门。但他也提醒,直播平台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落地首先要遵守、尊重当地的法律和社会秩序。(经济部编辑)

Abby Arterb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