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直播》田行智:打造全球化直播应用,营收是应用出海新焦点

11.jpg

查看原文

顺势而为,是田行智一贯秉持的信念,也正是这样的观点,让他选择离开Zynga,走上了第四次创业的路,成立了亚洲创新集团(Asia Innovations)。在他看来,直播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而一直以来就拥有的社交情结,与想要打造一款全球性产品的愿景结合起来,就诞生了《Up直播》(UpLive)。

致力于打造海外第一直播平台

2.png

图片来自App Annie

据白鲸研究院数据显示,自2016年5月份上线以来,《Up直播》已登录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App Store和Google Play应用商店,其中,在日本、台湾、香港、沙特、卡塔尔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该直播应用还进入了当地应用商店下载总榜前十。

在被问及为何会推出一款直播应用,并且市场主要还是海外时,田行智回答道:“早在2014年,我们就开始关注短视频和直播领域,但限于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所以当时还只是持观望的态度。”

而真正让田行智下定决心,进军直播领域的契机,是之后国内直播行业发生的巨大变化。他表示,到2015年时,国内涌现了映客、花椒、斗鱼等一大批直播应用,虚拟礼物和移动支付的有机结合,使得视频直播的商业模式逐渐明朗。但国内直播应用激烈的竞争程度,也让田行智将目光聚焦在了台湾、沙特、日本等海外市场。

“我的合伙人欧阳云曾就职于腾讯战略发展部,是原团购网站高朋网的总经理,他经历过国内团购应用的‘百团大战’,知道国内市场竞争有多激烈。所以,从一开始《Up直播》就定位于全球市场,而不仅是中国。”田行智如此解释《Up直播》以海外市场为主的缘由。

而对田行智本人来说,在海外市场推出直播应用,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此前的从业经历,让他对产品的全球化运营谙熟于心,而且在他看来,直播是一个社交平台,能够有效建立用户彼此之间的联系,甚至可以跨越地域的限制,把不同区域用户连接在一起。打造全球化的应用产品,是田行智孜孜以求的梦想。

实时翻译功能和游戏互动的设计

3.jpg

图片来自亚洲创新集团

不过,想要创造一款全球化的直播应用,并不那么简单,最大阻碍就包括要如何实现不同区域主播和用户之间语言的沟通。对此,《Up直播》的解决方式,是通过Google翻译工具,让主播和用户进行实时互动。

在采访期间,田行智向白鲸社区展示了《Up直播》的语言翻译功能。在他随手点开的一个日本主播直播间里,田行智用输入法打出中文的“你好”,在点击发送之后,直播屏幕同时显示出中文和日文的“你好”。而在一段时间之后,该日语主播的语音对话,也会通过Google翻译工具,以中文字幕的形式呈现在用户屏幕前。

除了特有的翻译功能之外,多年来从事社交游戏研发的经验,也使得田行智在设计《Up直播》的功能时,增添了不少游戏互动的元素,他表示,此举旨在增加该直播平台用户的粘性。据田行智介绍,《Up直播》的礼物打赏动态效果,堪比任何一款游戏应用,能够给予观众很好的用户体验。

另外,在《Up直播》上,还有一款可以买卖主播的SNS经理人游戏,用户通过金币购买他们喜欢的主播,就可以定期从主播身上获取收益。在该游戏里,每次被交易之后,主播的身价都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因此,主播被买卖的次数越多,用户的收益也就越大,用户之间的互动也大大增强。

海外市场选择,以高ARPU值为主

4.jpg

图片来自亚洲创新集团

《Up直播》先后进入日本、台湾、沙特和卡塔尔等多个国家应用商店下载榜前十,是否意味着上述区域是这款直播应用重点进军的市场?带着这样的疑问,白鲸社区向田行智寻求解答。

“没错,在海外市场选择方面,《Up直播》更侧重于海外用户付费能力的考量。”田行智如此回答。他表示,《Up直播》首先是以台湾、香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华语市场为主。在田行智看来,上述地区特别是台湾市场,拥有很大市场空间,用户ARPU(平均收入)值很高。据此前App Annie曾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5年全球Google Play应用商店收入榜单上,台湾仅次于日本、美国和韩国,位列全球第四位。

在2016年9月份和11月份,《Up直播》还分别登顶台湾区Google Play和App Store社交类应用收入排行榜榜首,而到了2016年12月份,该直播应用还获得台湾区App Store应用收入总榜第二的位置。

而在华语市场之外,《Up直播》还在沙特、卡塔尔、巴林等中东地区拥有不少用户。对此,田行智表示,选择中东市场是因为该地区石油资源丰富,人均GDP较高,是另一个拥有高用户ARPU值的区域,而且当地用户的付费意愿也很强烈。但因为语言、宗教、文化等方面因素的限制,中东市场门槛较高,因而一旦《Up直播》能够在该地区站稳脚跟,就能够形成很强的壁垒,不易被其他竞争对手所超越。

至于日本和东南亚市场,田行智认为,日本市场最具潜力,不过限于语言和文化等方面的问题,日本市场还处于培育阶段,需要一定时间来磨合运营团队,做用户推广活动。与之类似的,是《Up直播》在东南亚市场的策略,在田行智看来,因为当地经济发展水平、通讯网络等多方面原因,直播应用在东南亚地区很难拥有较可观收入,所以他表示,目前《Up直播》在东南亚还只是处于布局阶段。

因地制宜的市场运营策略

5.jpg

图片来自亚洲创新集团

海外市场侧重点的不同,也就决定了《Up直播》在区域市场的运营策略上有所差异。田行智也表示,尽管在技术和商业模式方面,中国要领先世界,但在海外市场推广方面,最大的挑战和困难还是在于要如何打造一个真正本地化的团队。

据田行智透露,在进入台湾市场之前,云智联就收购了一家台湾当地PC端直播公司,拥有一定数量的用户沉淀。此外,《Up直播》还是台湾第一个在电视上打广告的直播应用,虽然费用昂贵,但推广效果还不错,在短时间内就吸引到了众多用户。据白鲸研究院数显示,在2016年7月份,《Up直播》在台湾Google Play和App Store下载榜分别名列第二位和第五位。

除了线上推广之外,在2016年12月份,《Up直播》还在台湾组织了线下直播盛典活动,邀请了该直播平台众多当红主播参与,与用户形成有效互动。该活动还受到诸如三立新闻、中天电视台,以及《苹果日报》和《自由时报》等台湾当地媒体的报道。

而在中东地区,因为当地法律和习俗的约束,《Up直播》将运营中心放置在埃及,并在埃及、摩洛哥等地招募主播,向沙特、卡塔尔等中东国家用户直播。田行智透露,《Up直播》在中东运营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收入较高的主播一般来自贫困家庭,这是因为在中东地区,由于宗教信仰的原因,当地人们很愿意向弱者伸出援助之手。因此,当地文化因素对产品和运营的渗透,使得《Up直播》在中东市场也拥有很好的用户基础。

海外直播应用竞争将更激烈,营收是新焦点

6.png

图片来自亚洲创新集团

田行智表示,之所以在市场选择上,会重点考虑高用户ARPU值区域,是因为在他看来,营收才是一个企业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只有稳定的收入,才有企业持续发展的可能,而这与他之前多年曾从事游戏行业的经历有关。

根据田行智提供的数据,《Up直播》在12月份已经成为单月收入最高的海外直播应用之一,虽然没有透露具体数字,但他表示“该月收入大概在几百万美金”。而白鲸研究院数据显示,在2016年9—12月期间,《Up直播》还先后斩获埃及、卡塔尔、台湾、新西兰、香港、澳门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应用商店社交类应用收入榜第一的位置。

“早期中国应用出海,以工具类产品为主,讲究通过用户量的积累,在广告端变现。而随着同质化竞争的加剧,广告变现的难度越来越大。因此,在现如今以内容为主的出海新浪潮中,只讲用户量的模式,很难继续生存。”田行智如此表示。

他还透露,目前,《Up直播》的营收主要来自虚拟礼物打赏,其平台优质主播一周收入最高可达二十万元人民币左右。不过,田行智还表示,除了打赏这一单一模式,《Up直播》还会在用户量积累到一定层级时,考虑通过品牌广告、电商等途径,探索新的变现模式。

在田行智看来,如果说过去的2016年,直播应用在海外市场是在烧资本的话,那么,2017年拼的将是如何做好本地化的深度运营。因为能否获得当地用户的青睐,将决定一款直播应用在海外市场营收能力的强弱,而这却是中国应用出海有待解决的新难点。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对产品质量的反复打磨,是田行智认为《Up直播》未来能够在海外市场激烈竞争环境中脱颖而出的关键。精益求精也体现在他对稿件质量的要求上,在采访的最后阶段,他反复对白鲸社区强调说:“我们可以多沟通几次,最重要的还是要保证文章内容的质量。”

Abby Arterb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