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直播CEO:直播打赏就是小费 这是中国内容模式创新

11.png

查看原文

2017年3月23日至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在海南博鳌召开,今年论坛主题是“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腾讯财经全程视频直播。

2016年被称为直播经济元年,无论是用户数量的迅猛增长、资本的争相涌入,还是各大直播平台相继入场,都预示着直播经济的到来。直播经济何以“火”了起来?在分论坛12"直播经济”上UP直播CEO Andy TIAN阐述自己对直播的认知:很多西方者不太懂中国直播,说为什么会打赏呢?我换了一个词说这不是打赏,是小费。我们在西方出差吃饭的时候一个好的服务生你会给他一个小费,10到15、20美金不等,这个直播打赏就是小费,给内容创造者很高兴再去创造新的内容,这是中国模式的创新。

【实录】

胡一虎:Andy TIAN你们在香港、台湾都创造了非常高的收入,甚至接下来的市场包括日本,你们营收模式有哪些创收?

Andy TIAN:中国已经影响整个生态链了,我们在海外的三个地区、话语地区、台湾、香港、中东和阿拉伯地区在当地直播里已经是第一了,这也是中国公司能把中国式的文化和独特打赏模式真正的在海外落地。在这里面来说,创新是在于,像各位说的一样,怎么把传统媒体的收入是比较迂回的,老虎做媒体的时候节目收入来自于赞助商、其他第三方。直播真正的内容创造者,从用户即时马上收费,这种即时收费模式是最关键的,相比来说,其实移动直播这个东西在美国是最开始起来的。在2014、2015年就有了,但是为什么美国和西方没有火起来,中国反而火起来了?就是因为美国直播还是传统媒体的模式,没有直接内容创造者可以从观众上直接收费的即时模式。很多西方者不太懂中国直播,说为什么会打赏呢?我换了一个词说这不是打赏,是小费。我们在西方出差吃饭的时候一个好的服务生你会给他一个小费,10到15、20美金不等,这个直播打赏就是小费,给内容创造者很高兴再去创造新的内容,这是中国模式的创新。

很多人说中国的东西不能在海外火的,但是其实把这个融入当地的文化和习惯,比如中东地区,伊斯兰教,这是最关键的。他们为了打赏直播,我们在中东最火的主播们的确不是貌美如花,可能是圆润的唐朝的感觉,可是他们打赏是帮助伊斯兰贫困人们,摩洛哥主播告诉我一个月2000美金可以养活全家,付费用户就是为了救济他们,提高自己宗教信仰而上直播的,不是为了看貌美如花的主播。

胡一虎:你描述打赏文化的时候,你的表情是非常喜悦的,这也创造出来了一种经济模式。谈到打赏文化,前一阵子上海一个女孩子13岁打赏一个男主播20多万,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这个打赏有很多争议你怎么看?

Andy TIAN:这是自然的,任何一个媒体平台当从一个小众变成大众,对不起,社会中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都会并存。在新闻上面,如果老虎你的新闻上只报喜不报忧你觉得怎么样?

胡一虎:过程中过去一年有很多问题发生,新的一年我们希望这个行业生态环境更加优化。李伦你和我都是在传统媒体的人,举一个现实例子,我现在马上说直播,场下出现一个镜头,我说这个镜头不能出现给观众,我马上说休息片刻回到现场,待会儿告诉你现场有一个想像不到的镜头,然后进广告,目的是不想看到A和B缠绵的镜头,这是假设。但是直播过程中完全不同,这就是搏出位,就是有最好的获得流量的地方。这就涉及到你的判断、伦理和自律,这个自律怎么产生的?陈洲说搏出位我认同,但是搏出位对当事人是没有风险,对社会是有一定的后遗症的你怎么看?

李伦:远一点看我觉得人们的文化有进步,理解力也有进步,人们的理解力往往走在媒体的前面。原来我们做电视的时候老说永远不要低估观众的理解力,也永远不要去高估观众的兴趣。其实在互联网更是这样,互联网对更封闭的内容反而是残酷的。

所以首先,我觉得制作过程的透明化是用户参与理解这个内容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直播非常大的优势也在于此。

至于说这里面出现了极端的现象,我觉得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可能首先有伦理文化的改变问题,另外还有其他就是法律的问题了。

胡一虎:宏涛你觉得怎么强化你们的自律?

张宏涛:我觉得直播发展过程中出现个别主播搏出位这样的现象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们作为一个平台,要不断的去想各种办法,尽可能避免这种情况。比如说我们做的这种实时监控,有后台在实时监控每一个主播和他们的图像,我们要去避免低俗、政治的这种内容出现。

毕竟我们平台方也有力量不足的地方,或许某些地方我们还没有做好,但是我们作为平台方一定要有这样一追义务给大家带来的是一种健康的娱乐文化,我们抵制低俗,特别是政治我们是坚决不能碰的。

胡一虎:Andy TIAN要补充。

Andy TIAN:这个东西不仅在中国,在海外任何地区都有同样的问题。大家可能感觉我们中国对监管是很严厉的,还有比中国监管更严厉的地方,在中东很多地方女孩子出去伊斯兰教规定必须戴着面纱的,如果犯了宗教忌讳你的全家人对你的制裁是比任何法律都要残酷和严格100倍的,对违规内容全世界监管都是一样的。我们技术要领跑监管,我们不光是监控,另外就是我们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品牌,这个品牌一开始的定位吸引什么人上来观看直播,这很关键。如果你把正面的价值放在首位,做的好和更加合规,还是收入利益最大?如果做出不雅动作,那么你的收入会全部没收,主播为什么想搏出位,是因为这个平台搏出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如果你一开始就把搏出位的利益全部拿走的话,在我们平台有的主播同时播出,在我们这边很守规矩,在小平台真的是不守规矩了。

张宏涛:现在政府也在推动黑名单,也就是说,一个主播在A平台被踢除,其他平台全网封杀。所以我们各个平台方对政府监管我们是特别特别欢迎的,因为政府的介入,首先把那些为了发展不择手段小平台挡在门外了,这样对整个行业的风气起到保护作用。

Abby Arterb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