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ive或于近两年启动IPO,“年中实现盈利年末收入超1亿美元”

11.jpg

查看原文

关于 Uplive(Up 直播),白鲸出海做过三次深入采访,在第三次的采访中,亚洲创新集团(AIG)总裁欧阳云直言“希望明年或者后年,在海外上市”。

目前,AIG 旗下拥有 Uplive、超级星饭团、碰碰、FunPepper、自研游戏等多款产品,累积用户超过 1 亿。Uplive 是其中一款明星产品,在 2016 年 6 月上线,2017 年年中实现盈利,“2017 年的营收将超过 1 亿美元”。

据了解,仅 2017 年 9 月,Uplive 有超过 2500 万的虚拟礼品在 Uplive 上发送。

“直播”是 2016 年的热词,同期,国内直播市场也在经历洗牌,拖欠带宽费用、主播流失带来的用户流失、同质化竞争、资金链断掉……同样的情况,也相继出现在海外市场。对于直播平台而言,从使用到付费才是平台盈利和持续经营的核心,而经济发达水平决定着用户娱乐消费能力,锁定高付费人群区域,即获取盈利和长足发展的关键。

2.png

Uplive 在设立之初,即瞄准了日本、中东和港澳台等地,这些ARPU值较高的地区不仅有付费能力,也有成熟的付费习惯。很快,Uplive 成为台港、新加坡、马来西亚、中东等地的第一视频社交平台。不被看好的秀场模式,怎么在海外运营一年实现盈利,并助力公司迈向上市之路?

白鲸出海从运营和营收两个维度,采访了欧阳云。

 何时启动IPO?

白鲸出海:IPO 计划已经启动?

欧阳云:没有确定,不能说启动,只能说是在研讨。

白鲸出海:公司启动 IPO 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些判断,比如用户、营收或者其他?

欧阳云:我们还会再上一个台阶,比如我们现在 5000 万用户,我们希望用户数量过亿的时候。肯定也有一些业务上的里程碑,一方面我们完成里程碑,不是一定要完成里程碑再启动 IPO 的进程。这两个我们同步做。

白鲸出海:步入 12 月,公司 2017 年的发展和 2016 年预估吻合吗?

欧阳云:跟 2016 年定的目标来说非常吻合,从财务、收入各方面指标来说都是非常吻合的。财务具体数字不方便透露,可以跟大家透露的,我们今年 Uplive 的收入超过 1 亿美元。我们盈利状况也很好,年中就实现了盈利。

靠小费成不了富人?“不认同”

白鲸出海:我们注意到,Uplive 的虚拟礼物有的单个价格非常贵,这个设计是为什么呢?

欧阳云:我们是所有全球品牌(国内、国外)礼物最贵的,一个礼物是5万元人民币,上个月我们送出去21个,上个月光是这个礼物就送出去 100 多万人民币,因为有这方面的需求,这部分用户华语区的比较多,大陆的用户、台湾的用户居多。

白鲸出海:“没有靠小费变成富人的”,这句话译自英文媒体,也有人 用来形容直播的打赏模式可能存在的问题。您怎么看?

欧阳云:这句话我不同意,靠小费变成百万富翁不太可能,但是如果足够努力可以胜过别的很多工作。这一点,也是我为什么坚定不移地把 Uplive 在海外做下去的原因,直播在海外只是刚刚开始。我们去美国,这些合作伙伴、主播完全不懂直播是什么,完全不懂送礼物是什么,把他们教育好,这个市场我们就有先入的优势。

经过这一年多的验证,我们比以前更有信心了,这是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娱乐模式,这些地方需要教育,不是说一两个月就能教育好的市场,有一些慢的地方可能需要一两年,快一点的地方可能几个月,我们在这方面的先行者,在海外什么时候达到天花板?十年都达不到。

白鲸出海:说到打赏,据白鲸研究院数据显示,Uplive-精彩乐享海外主播在 Google Play 的用户,占比最大的八大市场,分别是台湾(26%),沙特(22%),埃及(13%),越南(7%),印度(6%),阿联酋(5%),马来西亚(4%)和日本(3%)。以沙特为例,移动支付并不是那么发达,你们怎么优化用户支付体验的?

欧阳云:沙特那边本身付费的环境不是特别好,像 App Store 这些也有限额,就跟你说的一样,我们在尝试一些直接付费的方法。

为什么直播需要重运营?

白鲸出海:Uplive 中的社交设计,在用户黏性、营收方面带来了哪些好处?把用户之间的社交黏性做起来以后,有没有在这方面考虑一些商业变现模式?

欧阳云:像买卖主播,它其实本身就是商业化,因为用户要花钱的。虽然说现在这一点还不是我们最主流的商业模式,但是我觉得因为我们公司的基因,我们以前做碰碰,也是游戏化社交,买卖主播也是脱胎于之前做的买卖好友游戏,相对来说我们对于游戏化的角度是有基因的,所以这方面我们以后也会更多多的尝试,它确实是我们希望增加的。

现在为止,从社交平台切入直播的陌陌、快手等等,但是从直播切入社交还没有看到有太成功的案例,这方面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Uplive 的用户不仅可以看直播,而且可以互相互动,以视频的方式也好、文字的方式也好、图片的方式也好、群组的方式也好。海外很多产品社交属性不太强,我们强社交性也是捆住海外用户的手段。

白鲸出海:除了产品内的多种语言支持,我们在 Google Play 也看到不同语言的单独 APP,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欧阳云:单独的 APP,比如有 Uplive Taiwan,它是供给最喜欢台湾主播的人,他的热门里面显示出来的主播都是台湾的,我们也会根据用户的需求,尤其主播比较多的地区,主要是内容上的划分。

白鲸出海:提到中国台湾,Uplive 有很多活动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比如之前在这里就做了一场。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做活动呢?

欧阳云:这和具体市场有关。台南到台北 1 小时就可以了,相对来说主播可以很容易聚起来。这个事情本身就是社交行为,主播很愿意聚在一起,用户也愿意聚在一起,是从虚拟线上娱乐扩展到线下。有很多人说是不是想泡女孩子,其实不是这样的,经常是粉丝跟偶像见面会。

白鲸出海:公司有没有做过统计,中国台湾这种活动在付费、粉丝互动带来产品活跃方面数据对比是怎样的?

欧阳云:线下活动没有那么多人,顶多 100 个人都了不起了,对于带动线上几千万用户的产品,这个比较少,但是更多是在收入。比如,我们这些收入方式是通过什么样的活动,先在线上通过活动的方式决出前几名,然后在线下做,这就是一个。

我们现在是在各个国家PK阶段,现在每个国家都决出前三名,中国的前三名会跟台湾的前三名比,这个有点像奥运会,奥运会的时候不是你个人,而是为国争光,有时候中东跟台湾跟大陆的会互相 PK。这也是 Uplive 比较特色的一点,国家很多,像印尼、马来西亚这些成长也很快,现在也可以完全跟台湾这样的地方 PK。

白鲸出海:用户层还是收入层?

欧阳云:收入层和用户层都是。

白鲸出海:其他本土化的案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欧阳云:非常多。比如,我们在埃及团队有 70 个人,本土员工雇佣了 60 个人,我们的模式是要到线下通过各种各样的经纪公司,甚至我们自己做星探去一些场所找这些主播让他们加入 Uplive。比如埃及就是我们主播的重镇,这些都是通过人去运营出来的,这方面也是我们的特色,我们在本地的执行团队是最给力的。

后记

秀场主播和直播内容相当于平台的生肌血液,Uplive 采取“去头部化”的主播引导策略,侧重 UGC(User-Generated Content,用户生产内容)模式运作,扶植“中长尾”的大多数主播。

一方面,杜绝头部主播收割大部分收益,避免产生两极分化的“马太效应”。另一方面,鼓励大多数主播稳定生产高质量内容,发挥全球互联的优势,不断挖掘用户随机变化的兴趣点,以多样化带动用户付费,打造可持续性的造血机制。

Uplive 是海外直播平台中第一个在中国台湾成立网红学院,并且重金打造自有偶像组合的直播平台。比如,由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的主播中优选出的 Uplive 亚洲女子天团 Uplive Girls 。

AIG 成立于 2013 年,由 Zynga 前中国区总经理田行智及腾讯战略部前副总经理欧阳云联合创立。近期,该公司发起了一个 ICO 项目 GIFTO ,因诸多原因,本次采访未涉及相关内容。

Abby Arterb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