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全球love”为号召的娱乐直播平台〈Uplive〉,把创造共享时间视为理念,经营直播平台、演艺经纪、虚拟礼物、自制内容,开创另类的直播风格。

同时,3年前已经克服语言、宗教风俗、用家习惯等问题,先后在马来西亚、台湾、越南、美国、日本、韩国、西亚及北非等16个地区设立分公司。

依靠当地化团队拓展市场,注册用家已突破6000万人;在2017年签约的全球主播多达11万名,总营额高达6.1亿令吉,主播遍及世界各地,以多项第一的市场优势稳健成长。

亚洲创新集团(AIG)联合创办人及总裁欧阳云接受专访时指出,〈Uplive〉的定位是精品主播、职业主播,而非传统的素人或全民直播形式。

“我们具备强大的技术开发团队,重视并洞悉市场决策,通过整合多元产业应用,主力打造跨平台的网红打赏生态。”

他透露,AIG旗下拥有众多的品牌平台,包括〈超级星饭团〉以及自研游戏等多款产品,累积用户超过一亿人,〈Uplive〉是其中一款明星产品。

欧阳云指出,〈Uplive〉除了旗下的专职主播,还培训主播转型出道,像去年底正式成军的女团“Uplive Girls”,已经推出单曲及拍摄MV等,也朝向网剧、电影领域发展,获得不小的名气,是走上银幕转型成功的例子。

另外,针对平台直播主,公司也首创“网红直播学院”,致力发掘及培育有潜力的直播主。“只要有合适的主播对象,未来会持续培育新的女子团体,也将收纳更多国家的团员。”

Uplive对挑选主播抱着严谨态度,在海外挑选、签约主播,然后培训及包装。

欧阳云:培训具潜力主播

“Uplive将会不断发掘新创内容,为用家创造价值,致力提供直播产业中更优质的内容,透过不同方式呈献给大家。我们也致力为直播主提供发挥潜能及才艺的便利,从而获得不错的报酬。”

欧阳云解释,在发掘具潜力的主播时,公司会在海外挑选、签约主播,后培训、包装。至于挑选主播的标准,虽然说颜值是门槛,但性格和才艺才是关键。当然,最后能不能聚拢粉丝,能不能收礼物,这修行就要看个人了。

公司对于挑选主播抱着严谨态度,例如不签约18岁以下的主播、禁止“黄播”等。“只有这样,才能被用家当作媒体工具,才能和上层的娱乐圈人士合作,达到精品直播的水平。”

Uplive直播的地区,直播主可以自由选择

实时翻译降低交流门槛

Uplive除了提供直播功能,也兼顾全球多元化交流的诉求,例如“即时语言翻译”、“短视频功能”及“多样化精致礼物”,成功开启了直播社交的新形态。

实时翻译技术也是较为独特的优势,为了方便不同国度的即时交流,欧阳云指出,Uplive与谷歌合作,为全球用家设计了数十种语言实时翻译功能,可将语音实时翻译转换成用家的母语字幕,而用家评论也能实时翻译成主播的母语,有效地降低用家之间交流的门槛,利于交叉打赏,增加平台的盈利。

Uplive和台湾张妈妈流浪动物之家合作,举办流浪狗认养、写真年历义卖活动,将写真年历所有收入捐给张妈妈流浪动物之家,成为第一个开创公益的直播平台。

Uplive和台湾张妈妈流浪动物之家合作,举办流浪狗认养、写真年历义卖活动,将写真年历所有收入捐给张妈妈流浪动物之家,成为第一个开创公益的直播平台。

杜绝情色与网络暴力

为了提供绿色直播文化,Uplive在杜绝情色和网络暴力方面,对平台的监督和舆论,一点也不马虎。

直播应用内部拥有一套完整的视频识别、人工识别流程和惩罚制度,并建立运营中心,在后台设立视频监控,利用先进的“鉴黄识别技术”,揪出不合规格及不合法的影音视频,能在5秒内迅速关闭,阻止直播。

另外,还有网警巡逻、人工智能识别不良内容和事后追责;惩罚方法主要包括禁言、阶段性关闭账号,以及永久性关停账号。

李初娟:助本地主播赚钱圆梦

Uplive马新国家负责人李初娟(Angela Lee)指出,Uplive看重的并非颜值,而是主播的互动能力及才艺。

“这是展现才艺,追梦的平台,让有才华的人换取报酬,从而有能力做更多事情。”她举例说,本地有位父母双亡的马来主播,在公司鼓励和指导下,依靠声音赚取供弟妹的生活费,这是靠自己声播成功的典型例子。

李初娟透露,Uplive的技术团队拥有200名工程师,“我们正努力把产品贴近本地化,让用家在使用时更亲切,从而扩大全球市场,我们结合当地风俗习惯,设计符合当地人的内容形式,吸引当地主播和用家。”

以马来西亚来说,Uplive正设法和本地学院及大学合作,发掘有才艺而想当主播的学生,提供培训,帮助他们达成梦想。